好吧,这是个可怕的故事

人们对幽灵的理解一步一步地在改变。 从最初的恐惧开始,渐渐熟悉了。 关于奇怪的故事,不知道你理解了会怎么想? 下次能读到学习之类的小编为大家准备的可疑故事才可怕。 我希望大家喜欢。...

人们对幽灵的理解一步一步地在改变。 从最初的恐惧开始,渐渐熟悉了。 关于奇怪的故事,不知道你理解了会怎么想? 下次能读到学习之类的小编为大家准备的可疑故事才可怕。 我希望大家喜欢。

这个城市有最高而气派的大楼,大楼面向大海。 楼上,有个女人临窗坐在藤椅上一针一线绣着花。 海风吹过,波浪的声音,潮水的气息,传来了一阵。

突然,歌声插入波浪反复的声音中,歌声粗犷而雄壮。 小姐的手停了下来,她想唱那首歌的人一定有怎样美丽的容貌。 那个年轻人似乎并不厌倦唱歌,一直唱到太阳西斜,剩下的是不断重复的波涛。

一连三天,小姐听得歌声如痴如醉,绣花针戳了她柔软如葱的手指。 歌声一停,就仿佛腾出了巨大的空虚。

有一天歌声响起来了,小姐叫丫鬟去看个究竟。 丫鬟回来形容那个唱歌的年轻人的样子,说丑上加丑,长得不丑,就是恶心腹泻的脑袋。 那个丑女说是船夫,正好摆摊卖鱼。

小姐揣度着她是不是想让她放弃和陌生男人的接触。 更何况,虽然老成员已经决定向“掌上明珠”提亲,但男女还没有见过面。 小姐我不相信那么棒的歌能从那么丑的人嘴里唱出来。

小姐说这几天没有食欲,想吃海鲜。 她请丫鬟去叫船夫,当面挑了一条合她胃口的鱼。 船夫拿着鱼笼,按照丫鬟进了楼。 小姐像遇到了腐烂的臭鱼一样,扭头上楼回了闺房。

船夫看了小姐的反应,讨厌他的容貌。 只是,那一眼,就像看到了花绽放一样,只是一闪一闪地又消失了。 他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脸。 睁开眼睛闭上眼睛,那朵花就会绽放、收拢。

自从那天以来,小姐就没听过歌声。 歌声隐约响起,即使细细追究,也不知去向,吵闹的是潮水的呼吸。

船夫卧床不起,几天不吃不喝,瘦得像脱了一片片。 那如花似玉的容貌,不时浮现在他眼前。 苟延残喘之前,船夫想到年老的寡妇,说:“妈妈,我对不起你。 我死了。 你掏出了我的心,度过了七七四十九天。

你把我的心放进篮子里,戴上布,走到镇上最富裕的大楼前,这样你就能养活自己。

过了七七、七七、四十九天,灶上的洞已经凉了三天,家里大米都用完了。 老妇人想起了儿子的吩咐,拿着篮子上街,来到了那座大楼前。 于是,笼子里突然传来了歌声。 奶奶一听,儿子就在唱歌。

最初我以为是幻听,结果从窗户里看到了老妇人。 就像老妇人的歌声。 几天后,她发现,每当一个提着篮子的老妇人出现,那歌声就会响起,老妇人就会离开,那歌声也随着老妇人的身影而逐渐变弱。

老妇人一走出她的视线,那歌声就被潮声代替了。

老妇人远远地站在大楼的对面,后面是大海。 来往的人停下脚步,难得地看着鱼笼唱歌。 老妇人房间里的灶洞里又起火了,锅里弥漫着米粥的香味。

小姐每天听歌,歌声塑造了一个英俊的青年,她完全忘记了那丑陋的容貌。 但是,镇上传言说有唱歌的鱼笼,好奇心高涨。

丫鬟去叫老妇人,小姐直接听轿子唱歌,说有赏。 果然,鸟笼真的从歌声中跳了出来。 女人到底要探什么,老妇人拦住了她,说:“不能揭,不能揭可疑的故事,我靠它生活。”

小姐的生活已经离不开那歌声。 堂堂的男人能缩在小笼子里吗? 她为了能经常听到那歌声,决定买篮子。 小姐出了足够的钱给老妇人养老。

鸟笼放在私处,昼夜歌声不断。 终于,有一天,小姐忍不住去揭那块布,她当场吓晕了。 丫鬟又喊又摇,小姐醒了。

鸟笼不出声了,女仆战战兢兢地去摇了摇,还是没有出声。 笼子里的那颗心已经停了。 小姐怕闺房有心,丫鬟陪着小姐,把心葬在绣楼斜对面的小山上。

这样,小姐再也听不到熟悉的歌声了。 晚上她睡不着。 失眠了,她起床了,靠着窗户,望着小山包。 她发现,在广袤的夜色中,星星像掉在地上一样闪闪发光。 那闪闪发光的亮点,又小又小,快要被暗夜吞噬了。

过了一会儿,丫鬟小姐和丫鬟去小山包明白了恐惧。 令人吃惊的是,我发现埋藏了那颗心的坟墓里长着谷穗,颗粒饱满,金灿灿的。

成员找了理由,撤回了那桩婚姻,又贴了几个钱安抚对方。 只是,小姐的腹部一天比一天,藏起来也藏不住。 如果野生物种出生的话,会不会损害家庭的声誉? 成员狠了心,把小姐和女仆一起赶出了家门。

丫鬟为了帮助小姐,毫无目标地流浪了。 有一天终于走不动了,小姐的腹部一阵疼痛。 太阳升起的时候,痛了一夜的小姐生了个男孩。

那男孩一出世,听声音,不像哭,倒像是笑,笑得很响亮。算起来,男孩出生四十九天了,突然开口说话:我叫什么?

鬼谷子一唱,丫鬟发现小姐的脸色红一阵白一阵,只是不敢问那是多年熟悉的歌,只不过腔调中透露出一些孩子的稚气。

鬼谷子唱罢,就扑进娘的怀抱要吃奶。她搂着鬼谷子,袒露出丰满的乳房。她想到了船夫,想到了鱼篓。大海粗粗的呼吸声又传了过来。

阿秀打开门,门口却空荡荡的,什么人也没有。一阵诡异的穿堂风卷进屋里,她打个哆嗦,又把门关上了。

长舒一口气,阿秀打起精神,又开始干活了。仔细地擦干净客厅的全部物件,阿秀直起腰,看着亮晶晶的家具,很有成就感。

阿秀一惊,连忙扔下抹布,走到卧室,把床上的小宝宝抱起来,又拍又哄。哄了好一会,那孩子才安静下来,吮着自己大拇指,眨着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看着阿秀,可爱极了。

拖把移至沙发底下的时候,阿秀感觉到末端似乎碰到了什么东西,她纳闷地趴下身体朝下看了一眼

“啊”阿秀吓得猛地直起身,捂住嘴巴,把自己将要脱出口的尖叫声吞了回去。

阿秀不自觉地想起同是做家政的好姐妹说的故事:一个保姆在照看小孩的时候,发现家里多了一个小丑的雕像。那保姆很机警地抱着孩子赶紧出去了,并第一时间报警。结果警察赶来,发现小丑雕像竟然是一个变态杀手伪装的!

她轻轻地移开拖把,转身抱起孩子拍了拍,嘴里还嘟囔着:“宝宝,饿了吗?我给你泡牛奶去吧。”声音虽然有些颤抖,但总算是瞒过了沙发底下那个人。

阿秀不敢耽搁,捡着重要的把事情说了,家里进了坏人,自己抱着小主人正躲在卧室里,要主人赶紧回来。

上一篇:恐惧、胆识之分者谨慎进入,震惊天涯,柏雪灵异事件10
下一篇:安卓28版在线看书看书起天翼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